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阳湖撷珠 → 诚笃(下)


  共有586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诚笃(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7066 积分:108987 威望:1000 精华:137 注册:2004-8-9 16:01:54
诚笃(下)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4 21:37:30

诚笃(下) 陆涛声 四   听说阿华有两个同学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金保心里直发痒,盼邮局快给儿子传来喜报。每天邮递员进村的时候,他总提前到村口水泥拱桥桥头等着。一连四天,邮递员骑自行车超过桥背从他面前驰过,都是回他个“没有”。他越等越急越疑:会不会是姓倪的拆了烂污翻了边?难说呵,大前天日头落山时河对岸就有乌鸦叫的,看来兆头不吉利……   夜里,金保睡在养蚌的河塘边守夜的小棚子里,横竖睡不着。帐子外蚊子叫和田野里虫吟蛙鸣,声音都显得特别响特别杂乱,象爪子,直抓他心。偶尔合一合眼,就做倒霉梦……天亮起身回家吃早饭,就感到浑身发软,心沉甸甸的,两眼发涩——不对,一只眼睛上眼皮怎么卜卜直跳,还是右眼!“女左男右,必有大祸”。这祸,不是阿华上大学落空又会是什么?要当真是,也是命里注定没有这份福了。   金保只念到小学毕业,是富农子女,一直只能当人民公社的规矩社员。据说是因为小时候因摇篮斜看了屋面明瓦里的亮光,眼睛有些斜视。尽管村里都是李姓同族人,都和他同祖同宗,照样都和他家划清界限,都看轻他,有人叫他“斜眼金保”,有人干脆叫他“斜眼”。他只好遇事让人三分,象田埂上的一侧小草,活得可怜兮兮。到四十岁上,时势大变,不再讲阶级成分。他承包了一个河场,养蚌育珠,兼养鳊鱼,抱住了一棵摇钱树,只五六年工夫,盖起了三开间带阳台用钢窗的新楼房,添置了时新家具和高档家用电器,还有近两万元存在银行里。本家们开始舍去“斜眼”两字,叫他“金保”或“阿华爹”。他渐渐感到自己的头比他们高出了一截。谁知这年月赵公明并不只关照他一个,乡里各路财神纷纷亮相,有的人嘴皮子翻翻就能赚三万五万元。他金保又渐渐显得一般。要再靠钱冒头,难了。爹在世叮嘱过多遍:“药人的东西不吃,犯法的事体不做。”他不敢去寻横财发。儿子念书成绩不错,他就指望跟人比儿女的出息。家里若是出个大学生,门栏头就能抬高一大截。他记得,解放前族里有个子孙考上大学,旅长就说是等于前朝考中进士,在祠堂里大办了酒席着实庆贺了一番,还让那大学生和他爹都朝南坐了上席。他金保为保儿子榜上有名,什么活儿也不让儿子干,特地给买宝石花手表、凤凰牌自行车,让儿子上学路上少费时间,好多温习功课;不断供应“力维隆”、蜂王浆、麦乳精,让儿子补身体;还特地把教阿华的主课老师都请到家里来,好酒好菜好烟款待,求他们辅导功课给阿华“吃点小灶”……   费了这番苦心,儿子若还让挤在大学门外,不郁死人!那姓倪的,多少还关点亲呢——嗨,如今还有多少人真正认亲顾威啊!为了钱,亲兄弟都成冤家对头呢。送一只吊扇没有反应,莫不是有人去下了更大的赌注?难说。娘的,他姓倪的要是当真另得了大利偷梁换柱把阿华挤下,我金保也不是省油的灯,哪怕上天入地也要把底细摸清抓到把柄,闹他个翻天!阿华上不了大学,叫那个挤阿华的小子也休想上得成,叫那姓倪的也要浑身塌层皮!   金保恨不得马上赶进城作番“敌后侦察”。再想想,且慢,眼下毕竟还没见么六,说不定路还没有绝,还来得及拉住牛尾巴呢。操他祖宗,我金保也不是下不起赌本,再花八百一千都还不伤皮肉,还是赶紧再去给姓倪的重押一宝!进什么呢?最简单实惠的是送红纸包。老子干脆包上一百张拾圆头钞票填上,不相信你姓倪的心口塘还不满! 五   金保拎着手提包匆匆往小镇走去,想赶上午班汽车进城。提包里有个装有一千元钱的红纸小包。这笔钱要扔出去了,多少有些肉痛。再回头想想也不必:别说是一个大学生,单一个国家户口,花两千三千都买不到呢。   他刚踏进街口,迎面遇上阿华的班主任老师。班主任老师说:“阿华录取的通知来了,是昨天下午送到学校里的。昨天我家里有事脱不开身,这正打算送到你家呢。”   哈,到底录取了!金保接过通知看看,正是他盼的那所大学。娘的,我金保的福分到底还是不浅!谢天谢地谢菩萨!看样子,一只吊扇没有白送,那倪主任呢说“不能打包票”,终究还是包到家了,到底是厚道人。   金保用不着再进城,一千元钱也不必白送。回过来说,这录取还得凭阿华的分数。承认他倪副主任保驾有功,一只高档吊扇报谢也不算亏待他!我嘛,一是要花在刀口上,二是花得合尺寸,不能做木头,也不能当肉头。   回家路上,金保一直把装录取通知的信封捏在手里。他仿佛觉得自己浑身在散着金光。巴望遇上熟人,巴望让人注意。想到这几天自己急到那种程度,有点好笑。他好奇怪:那天乌鸦叫,还有今天早上眼皮跳,怎么一点不应验?……哦,对了,那乌鸦是在大河对岸叫的,离我金保家并不是最近;还有眼皮跳,可能是我一夜没有困好头昏冬冬,错把左眼当右眼了。“女右男左,鸿运当头”嘛。   儿子终于“进士及第”,金保喜得眼睛都似乎不斜了。回到家,录取通知让儿子、老婆过了过眼,马上又抽过来捏在自己手里,好象被录取的不是儿子而是他。喜气太盛了,他心里装不下,屋里也容不下。他捏着通知往门外就走。儿子问他去哪儿,他亮开嗓门直嚷:“去让李家门里人都看看。还要让后村村长过过目。他儿子去年考上的是学院,你考上的是大学!”他恨不得拎面铜锣边敲边满村喊。   “你瞎吹点啥呀!”阿华忙拉住爹发急说,“人家去年考上的是华中工学院,是有名的全国重点大学。我这学校在全国根本排不上号,哪能跟他比!你别去出洋相惹人笑话啦。”   金保心有点发虚了,不过嘴上还不软:“说学院也算大学还气得过,说正正式式的大学还比不上学院,我就不信。”   “你不相信,到学校去问问老师。”   问老师,金保才不呢。老师一说,等于做了判决。不判不决,好各相信各的。反正都是上的大学,外人看起码好平起平坐。他做村长的去年为儿子上大学满村子发喜糖,办了十桌酒宴,放了鞭炮、爆竹,热闹得撑足面子。我金保这回摆的场面,决不输他! 六   金保亲自给全村每家发了一份喜糖,就是向所有李姓人宣布:你们哪家的门栏头都别再想跟我家比高!他每发一家,都能听到几句恭贺话和羡慕话,真过瘾。   他还要办酒席放鞭炮闹一闹。   酒席请哪些人呢?他边在塘边给鳊鱼喂食,肚皮里边在排队:平时来往的亲亲眷眷当然要请,更要请干部,要请村长、支书,要请乡里的信用社主任、副业公司经理、会计,最好还要请乡长、书记。乡里头头对我金保还不算熟悉,趁这机会,若是都能请来,一来好给我撑撑场面,二来我好在他们眼里亮一亮,往后打交道方便些。还有,教阿华的老师也要请,人家为阿华费过心,吃了橘子不能忘掉洞庭山——嗨,还有个要紧的,就是那倪副主任。不光为报谢,人家是县里的官,肯定比乡长、书记还大。如今乡长、书记上哪都老坐小乌龟车呢。倪主任这一级的干部,出门肯定也坐小汽车。要是他真能来,小汽车沿机耕大道好一直开到我家门口在我门前一停,光耀三树六巷。嗯,想尽办法也要把这尊大菩萨请来!   金保收工回到家,儿子交给他一封信和一张汇款单,都是倪副主任寄来的。信上说:“……你儿子被录取,是靠他高考的成绩。我不过留心看看材料稍加关心,并没有起决定作用。感谢你帮我买来吊扇。等你告诉我价格,你一直没给我信儿。我只好先汇上一百五十元。如不够,再补上。另外,还要向向你说明:我是做秘书工作的一般工作人员,今后千万不要再喊我主任了……”   奇怪,当今这世逍,不少人其实帮三分忙都要向你吹成十分呢。这回事成了,这姓倪的会说自己没有什么功劳,好收的礼还硬要付钱,这样的人,我金保还头回遇到呢。   “人家是国家干部,能不实事求是!”阿华毫不惊异。   “你懂屁!照你这样去想人家,将来到社会上做事,不四处碰壁才有鬼呢。”金保横竖想不通,“肯定另有什么原因。”   阿华想了想:“就在前几天我在电视里看到,中央又开始抓党纪党风;还看到两次处理受贿干部的报道。也可能是他怕……。”   金保眼睛一斜:“嗯,这倒也可能。”唉,你姓倪的也真是,还不知道我金保的为人。你帮了我忙,我会昧良心害你吗?要害你,也是出我丑嘛,今后我的路不是条条都要竖起来!别说二百多元,即使两千多元,我不说,哪个知道,上头抓到屁个把柄。何况这种抓党风的风,也不知刮过多少次了……不管他,过些日子还得想法补上他这份情。他怕落受贿的把柄,我就再帮他买一次“便宜货”,暗补。有一点,信上说他不是副主任是秘书,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办喜庆酒席,他就不可能坐小汽车来帮我金保门上增光,倒要叫人扫兴。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香薷菲菲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黑侠 帖子:320 积分:197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1-15 8:30:29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5 19:20:29

社会写真,看了后真让人哭笑不得!


安顿灵魂的,唯有哲学和艺术。 哲学是灵魂的拷问,艺术是灵魂的解放。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海上生明月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10280 威望:5 精华:24 注册:2005-7-12 15:07:43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5 23:53:30

呵呵,啼笑皆非。



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诚笃(下)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