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阳湖撷珠 → 诚笃(上)


  共有605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诚笃(上)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7066 积分:108987 威望:1000 精华:137 注册:2004-8-9 16:01:54
诚笃(上)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4 21:32:37

诚笃(上)
注:该小说曾发表于《北京文学》1989年第9期,同年《小说月报》12期转,并选入人民出版社《1989年短篇小说选》及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常州中学地方文学教材《常武文学读本》。 诚笃(上) 陆涛声 一   斜眼金保的儿子阿华高中毕业考大学,考分通知到手已经十多天。今天省里在报上、电台里公布了五档录取分数线。一对照,阿华的总分在第二档普通本科大学线上,比线还高出11分。金保以为,儿子胸前已稳笃笃地好挂上大学校徽,喜得斜眼眯成了缝,恨不得拉着儿子前后三村转上一圈。   阿华可不兴奋,告诉爹:划在分数线上的人数要比学校实际招收人数多百分之二十,供挑选。大学本科线上挑剩下的就要往大专线压,大专挑剩下的再往中专线压……去年就有一百多名上线的什么学校都没录取。这回他填的头一志愿那个大学,若是填它的考生特别多,学校好尽挑高分,超11分也就难说上保险。何况还要通过体检挑身体。他即使查不出别的毛病,明摆着戴三百度近视眼镜,也比不近视的软一着。总之,要接到录取通知才能算数。   内里还有这么多关节!金保心又沉下。   见录取通知据说还要过十来天,就坐等?金保想想,这年月不论什么事。若等公事公办,都得吃亏。就说这养蚌育珠吧,不花点内里功夫,那河塘会轮到我承包?年年收获的珍珠送到城里收购站去,人家明标五个等级的价钱,你木头木脑,人家验珠就有意降你半级;你会做人,事先想办法跟人家热络热络,相反会给你抬高半级。一进一出,就相差一两千元呢……这考大学录取,既然内里有这么多关节,不会没有宽紧带好拉,还是该想办法找根保险带。 二   在这世上,只要有心找,不愁没有门路好通。据学校老师说,录取不录取,县招生办公室能做大半主。金保运气还不错,女婿的姨父有个表弟就在县招生办工作,姓倪,听说还是副主任。金保三个弯一绕,就拿到了女婿的姨父写的引见便条。他备上两条上海牡丹香烟,外加两盒人参蜂王浆和两瓶洋河大曲,想叫阿华同进城去敬香拜佛。   阿华真是个书呆子,说什么搞这种名堂,录取了都不光彩。任凭老子怎么劝怎么逼,就是犟住不肯去。金保只好自己一人进城。   趁午饭时,金保赶到县级机关宿舍区,找到了那倪副主任的家。一进门,忙喊声“倪主任”——“副”字是不能带在称呼里的。这诀窍他憧。他递上引见便条,嘴里攀着亲戚,顺手把网袋装的礼物往墙边地上一放一一他有经验,不能一开始就亮礼物惹得人家不好意思。他从女婿的姨父推排到女婿女儿,再到阿华,这么推算,阿华该叫倪副主任“姨父”。他随即又借儿子的身分喊了声“姨父”。这样一称呼,关系就近了亲了。   倪副主任大约三十七八岁,个子不高,胖墩墩的,这大热天在家里只穿汗背心和短裤头,浑身肉都往外鼓;胖乎乎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一副善相,有些象嘻嘻佛。他刚吃完午饭。家里还有他妻子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儿。一家人都很和气,又是让坐,又是递凉开水,又是送毛巾让擦汗,还把台式电扇移过来吹,倒真把金保当作亲戚接待。   金保先从拉家常开始,说几句话就称呼一次,一会儿“倪主任”,一会儿“姨父”,慢慢把话引上正题。   倪副主任倒不卖关子:“照孩子这分数,只要体检过关,录取本科问题不大。”  “这三百度近视……”   “一般不会有多大关碍。”   “肯定没关系?”金保巴望绝对保险。   “话当然不能说到绝。”倪副主任略打了个格愣,摊底说:“他头一志愿域的那所大学在我们县招收十五名,我们按规定该送十八份考生材料让挑选。全县到底有多少人头一志愿填这学校,眼下还没有统计。要是和要招收的人数差不多或者还少些,三百度近视就肯定不碍事;要是人数太多,阿华的分数又排不上第十五名,就麻烦了;即使排在十五名,又偏偏有个分数和他不相上下的眼睛又不近视,也有点伤脑筋……”   金保心又直悬:“那……无论如何要请你姨父关照了。”   “过几天看了材料再说吧,不过,你也不要过分担心,万一本科不录取,大专肯定能落实。”   大专?金保可不满足。儿子录取什么样的学校,有他抠死的要求。还在高考前,阿华填好报考志愿草表,照规定带回家征求家长意见。表上分五等学校:头等是全国重点大学,二等是普通本科大学,三等是大专,四等是重点中专,五等是普通中专。在他金保眼里,可只分三等:不管是重点还是普通大学都是头等,好如古时候的进士;大专是二等,相当于举人;中专不论重点不重点,都是三等,等于秀才。他只求儿子“进士及第”,斜眼只盯住头两栏。本科栏里好填六所学校,阿华填的只有一所明带“大学”两字的,其余全是什么学院。他要儿子子全都改填“大学”。   小书呆子抬起近视眼睛:“学院也是正式大学,何必要改?”   “既然是正式大学,为啥不称大学叫学院?”   “大学是综合性的,系科多;学院专业性强,都是念四年,毕业出来一样的资格,一样的待遇。”小书呆子尽他所懂的作着解释。   做老子的还是弄不清,也不想弄清。反正小学里张老师的女儿去年考上苏州大学,放假回来,胸前挂的小牌牌上就明光光亮着“大学”两个字,人家一看眼就一亮。要是挂个什么学院的牌牌,乡下人哪知道是什么名堂。   “我说改你就改!”家长意见变成了命令。   “不!”阿华不服,“我要学建筑专业,这几个学院才有,别的称大学的都没有。”   “没有建筑,就学别的嘛。”   “我喜欢搞建筑,是志愿,学别的没有兴趣。”   “什么志愿、兴趣?都是废话。”做爹的觉得可笑,“我问你,学别的行当算不算大学生?毕业了是不是国家干部?工资会少拿?”   “可是……”   “可是什么?”做老子的有实实在在的亲身体会,“一个人干什么行当能顾喜欢不喜欢?说穿了,一是为挣钱,二是要争点面子、名气。我养蚌,你当是喜欢吗?是看这行当挣得出钱。哪天这行挣不到钱了,我就撒手改行。挑饭碗,可不是你们在学校里打篮球、下棋挑喜欢的玩。”   阿华冷笑笑不再争辩,就是拗住不改。金保哪肯罢休,先咬住不改他就不签家长意见,接着大发雷霆甚至要动武,加上阿华嫂软劝,细赤佬总算让步,把“学院”全改成“大学”。……   听倪副主任一说“万一”,金保慌得眼睛直斜忙恳求:“不,倪主任,无论如何要请你帮帮忙,不能让阿华落到大专去。”   “当然,还是要尽可能让大学录取的。放心。”   金保看看倪副主任不象是敷衍,心又放宽。他留意到,十二寸台式电扇只在对他扇,一家三人都在用芭蕉扇扇风,便意识到,这大热天,人家要困午觉,不便久留。他起身告辞,只顾往门边走,只当那墙边的礼物不是他带来的。哪知倪副主任早就在意,拎起那礼物把他拦在门里,要他带走。他是诚心来敬香的,忙说:“自家亲戚,一点来往的礼物作兴嘛。往后我们还要常来常往,我还要来吃饭呢。”   “不,不,亲戚就更不能这样。你来吃饭口吃饭,这东西我决不收。”倪副主任在用足劲把礼物推给金保。金保又使劲推给倪副主任。两人推来推去,都推出了一身大汗。倪副主任忽然板起脸:“你不带走,隔天我专门送到你家去!”   金保没法,只好接过来,心又有些不安:“那,孩子录取的事……”   “放心吧,我会关心。”倪副主任又笑眯眯的,不象是假意。   金保赶紧顺势踏进一步:“他姨父,孩子的前途就重托在你身上啦。”   倪副主任微微一怔,笑笑说:“不过,我也只能在不违反原则的范围内做些工作,也不能打包票。”   “也是,也是。”金保不能不说句体谅话,“当然也不能叫你违反政策犯错误。” 三   阿华按县招生办通知到县医院经过体检,没有别的疾病。金保还是有点提心吊胆。上次从城里回来,心里一直搁着倪副主任最后那句话:“只能在不违反原则的范围内做点工作,不能打包票。”这分明是活络话人家退掉了礼物,要紧当口会肯出大力气?   倪副主任为啥要硬推掉礼物?金保反复揣摩,既不回绝又不拍板,十有八九是嫌礼轻,要等分量到数的进贡。也难怪。这年月哪个还在乎你送这点吃的东西!不过,他头次上门,是投石探路、也只能那样。算算日子,倪副主任该看过阿华他们一批人的材料了,已经到该下血本的时候。   金保再次抽空赶进了城,花了二百三十元买了一只豪华型带灯的吊扇。事先,他仔细琢磨过,送礼,要看人家缺点什么、最需要什么。这方面,他金保门槛不算不精,每上人家门,总多带回一只眼睛。这大伏天,倪副主任家只有一架台扇,还是早就过时的十二寸头。眼下连落地扇都落后了,已时兴吊扇。这回他送这吊扇百分之一百对路。送得对路效果能加倍呢!   他特地赶在吃午饭前、拎着包装着吊扇的硬板纸箱走进倪副主任家。倪家菜已烧好,端上了贴塑面小圆台,正在开锅盛饭。他一进门,就以近亲常客的神气大方地说:“他姨父、姨妈,我来吃饭啦。”边说边若无其事地把大纸箱件墙边地上一放,自动走到桌边。   倪副主任果真以宾客相待。随即叫爱人添备了三样菜:炒鸡蛋、油炸花生米,开了一只午餐肉罐头。还特地拿出一瓶曲香白酒。   喝酒时,金保真想开口打听儿子录取的事,话到嘴边又咽回肚:急啥?只要人情结到家,你不提人家。心里也有数……   “阿华的材料,我查看过了。”倪副主任给他斟酒时,主动提了话头,“和他填同样志愿的,全县总共二十个人。阿华的分数排在第十四名,看样子会被录取。”   金保心头一喜:看来,你是料定我会再来重烧高香的。这会儿你准是从纸箱上的字看出了里边货色的价值,不然你会主动跟我摊底?……他心里还有一点不着实:“他那三百度近视……”   “不会碍事。我们选送的十八份材料里,二百度以上的近视还有三四个呢。”   内情实笃笃亮到透了,九层宝塔只差加个项,只等过几天招生的学校拍板发通知。不用再多说。吃好饭,金保没有多待,又装着什么也没带来,一告辞起身就只顾往门外走。这回倪副主任又煞有介事上前拦住,要他把电扇带走,笑眯眯的脸煞时绷紧,似乎不达目的决不罢休。金保不是头回遇到这种局面。人家初跟你打交道,对你为人没有摸透,不能不硬推一番做出不贪的样子。这种时候就要看你心诚不诚,能不能想法让人家放心。他就故意使劲和倪副主任拉锯似的推了好一会,推得两人又都汗湿衣衫,抢手夺脚中他手背让倪副主任的指甲不慎划破皮。他看看火候已差不多,就想出一套谎话让倪副主任过场:“他姨父,不要再推啦。老实说吧,这是我一个朋友通过关系买的便宜货。我拿了两只,自己留了一只,给你一只。逼我再拎回去,家里又用不着。你家正需要嘛。以后我还常要来玩,也要扇扇凉快凉快,也来享受嘛。”   倪副主任愣了愣,还是说:“说啥我也不要。”   金保斜眼一翻。又想出一招:“你砍我头我也不会再带走。你若是看不起我,不认我这个亲戚,就把它扔到大门外边去好了!”   “你……这算啥?……”倪副主任手足无措了。   “算啥?你把这当成我贿赂你?他姨父,你总不至于这么看低人吧?”金保干脆把话说到底。   对方满面窘色:“呃!我不是这意思。”   倪家的小毛丫头这时凑上前来:“爸爸,我们家不正打算买吊扇吗?就把这买下吧。”   倪副主任低头皱眉想了想,对金保说:“那你告诉我,多少钱?”   金保心想,戏终于要敲么台锣鼓了!他配合这种收场已不是一回两回:“朋友是先让我把东西拿来,还没有算账,不知道价钱。等过些日子来找我收钱我再告诉你。”   “这……到时候可一定要告诉我。”   “一定。”金保肚里思量:哪辈子还会再提!嘿,这年月人与人之间也真有趣,许多真心诚意的事非要演场戏说一堆谎话才成。临出倪家门,他又随口唠了一句:“倪主任,阿华就全靠你保驾啦。”   “我会关心。”倪副主任一笔竖下又突然回了个勾,“不过我还要说一句:不能打包票。”   还拖条尾巴!金保心又微微一颤。到这一步,再多说也没用。他只好强咬牙关应承:“啊,呃,当然,当然。”   乘上回乡的汽车,让车窗外扑进来的轻风一吹,金保觉得凉快,头脑似乎也清醒了许多,细想想,也不必为那句拖尾巴话担心。本来,上资格有道行的干部也不会把话说满说绝的,有十分把握,表态大都只表到七、八分。他们干部的说法,叫“留有余地”。其实倒是这种干部办事稳当牢靠。那种会拍胸脯说满活的,倒十有八九靠不住呢。人家是县招生办副主任,不是乡下那些草包干部,牛皮供销,既然让你留下了吊扇,让你行了春风,决不会不给你降夏雨……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海上生明月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10280 威望:5 精华:24 注册:2005-7-12 15:07:43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5 23:47:19

哎,这世道,没后台就完喽。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诚笃(上)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