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阳湖撷珠 → 最后两票(下)


  共有661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最后两票(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7066 积分:108987 威望:1000 精华:137 注册:2004-8-9 16:01:54
最后两票(下)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3 21:14:24

最后两票(下) 陆涛声 鲁提辖终于要拳打镇关西了。他雄赳赳气昂昂挤到台前。手捏选票正要往上送,只听唱票人连声报着“金小龙”,定睛一看,小黑板上金小龙名下“正”字比吴春山多。糟,这苗头说明金小龙还可能当选。出鬼了!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好在选票还没有脱手现相。他忙转身在人群里找到根保,张着耳朵轻声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根保没回答,一把拉着刘炳和挤出会场门:“怎么,你的票不是投金小龙的?”   刘炳和一听话音不对:“你是投的他?”   根保“嗯”了一声。   刘炳和气得发抖:“王八蛋,说话是放屁!”   根保抱屈地说:“不能怨我。还是到了会场,一阵风刮来,人家都转向,我也不得不……”   “什么风?”   “还不是人来风……”根保气馁地说。   会议开始前,高乡长从镇上赶来,把金小龙叫到屋外运河边大柳树下谈了好一会。先到会的人对这都十分用心。有人装着要出去撒尿搞“侦察”,依稀听到高乡长说:“……你工作上的成绩,用不着你说,组织上会有正确估价,乡里领导对你还是会负责的……”   “这不是明摆着还要金小龙再当?这风一吹进金家门里人耳朵,马上就张着一只只耳朵刮遍全场。”根保头朝门里探了探又说,“刚才,金小龙掏出香烟和高乡长各衔一支,高乡长还用打火机给他点火的。两人关系很亲近。你说,大家能不转舵?”   倒是,既然上头内定了,铁炮都难轰得掉。当年金小龙上台,头回选举得票没过半数,来坐镇的老乡长就让大家再酝酿重选,还逐个找人谈话动员,有几个投反对票的露了底,后来都多少吃了点辣糊酱、刘炳和想不通:“乡里知道他名声不好,怎么还护着他?”   “还不是念他办了两个厂,产值不低!”   刘炳和后悔不已。他本有先见之明,料到金小龙这尊菩萨很难扳得倒,只怪自己的耳朵根软心太活,信了根保……   “还呆啥,不快点想法把票送上去!”银松娘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她到底跟来了。   刘炳和捺捺左边面颊,摸摸掉了盘牙的缺圹,再想想一千元罚款,教训实在深。他暗暗庆幸选票还在手。杉木扁担不弯会断,识时务者为俊杰。别人会大拐弯,我刘炳和也不是肉头,也会向后转!   他马上拔出圆珠笔要改选票。凑近门口灯光,糟糕,原在金小龙名字下用圆珠笔打过大杠,用指头蘸唾液擦,怎么也擦不掉。根保劝他:“算了,你还是干脆弃权吧,省得露马脚。” 弃权?为这两票的权利,他刘炳和不知费了多少心机,能甘心?想天法都要让派上用场,即使当两支香烟敬一敬金小龙,说不定今后流年还好顺些……他刘炳和到底聪明,灵机一动,把那大杠改成个五角星,又加画个三角,把吴春山名字下三角涂掉,另划了个大杠。   他改好两张选票,唱票已经结束,在计算候选人所得票数了。他急火火冲进屋,把选票朝前一扬。大声喊道:“慢点,还有我两票!”他不顾一切向台前挤去,心急脚不稳,不防被一张长凳头一绊,“啪”地跌了个“吻土地”,碰得鼻子酸痛到眼泪出。他爬起身又朝前闯,鼻孔滴血都没在意。一到讲台前,把选票往唱票人手里一塞,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家两票……都赞成……金村长!”他还怕金小龙没听明白,又拉大嗓门说:“快,在金村长名下添我家两票!”   哪知选票上滴了滴鼻血,唱票人一接捏了一拇指红,忙又丢给他:“这五颜六色的选票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回去镶在镜框里好当年画挂呢!”   刘炳和翻身汗珠直冒,核桃服瞪圆:“你这算啥话?想压制民主,剥夺我选举权吗?”   多亏高乡长开了口,叫记票人接下他两票,他终于舒了口气,用棉袄衣袖揩了揩鼻子下的血,笑了。   选举结果,金小龙超过半数一票,于是当选;吴春山比半数少一票,于是落选。刘炳和顿时意识到,自己两票不改主意,结局会完全相反。他极后悔,恨不得用拳头敲自己头。再一转念,心又一亮:嘿,他金小龙在危急关头,我两票威力等于两百票呢。帮了他大忙,他不会心里没数,定会感激我一辈子。一千元罚款,肯定不会再提。说不定他的佛光还会长照着我,今后安徽人再装黄豆来,我还好生意长做,多开的财路常通……刘炳和越想越开心,连高乡长最后讲了哪些话和宣布散会都没听清。   回家路上,刘炳和高兴得心头像有毛毛虫直往上爬,爬得喉头痒嗖嗖,老想跟人搭话。同路人却都不理他,有人还在背后低声骂他“肉头”。刘炳和窘得面孔热辣辣,心里可不服气:嘿,骂我肉头!如今有几个人腰杆是硬的!我不相信你们就没有半点肉气!   刘炳和满以为,金小龙会上门来说几句贴心话,表示点感恩的意思。等了两天没见,忍不住嘀咕起来:“他老金也是,白天怕人看见怕议论,还有天黑的时候嘛。再说,你当干部到群众家里走走也名正言顺,怕什么呢?”   “你这想得就不对。”银松娘通情达理,“人家终究是一村之长。我们对人家有点情,就该搭架子,就要他来服小当矮子?我看还是该我们先上门去拜望他。说到底,今后还要靠他呢。”   刘炳和想想有道理,晚饭后,避开人眼走进了金家小洋楼。   金小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一瞥他,又转向屏幕,似笑非笑地问:“送罚款来啦?”   “呃……”刘炳和摸不清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不是欠我私人的钱。你明天送到村办公室去吧。”   刘炳和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看看金小龙那神情,不像是笑话。他像一头撞到了墙上,懵了。缓了缓神,恨不得破口大骂一场。满肚恨话冲到嘴边,鬼差神使化成一句带讨好的说明:“金村长,那天我家投你两票,就是想到这几百家人家没有你当家不行哩。”   金小龙微微一怔,笑笑说:“你对我这么信任,我就更应该坚持原则做好工作,要是放弃原则讲私情,就对不起大家,也对不起你嘛。你说呢?”   刘炳和浑身发软了,不由带着哭音说:“金……村长,我一家选你可是真心诚意的呀!”   “我心里一清二楚。”金小龙依然微笑着。   刘炳和脑髓一下子结了冻。他浑浑噩噩,不知是怎么离开金家小洋楼回到家的。当夜,他躺在床上,两眼眼皮久久合不拢。唉,那两票改得真冤枉,我确实是肉头!……他金小龙竟会一点都不认情?十有八九是知道了我改票的底细——对了,他那“我心里一清二楚”,不正是话里有话!……上回嘴巴不紧兜了他的丑,赔了一颗盘牙,还要罚款一千元;这回选票不讨巧又种下祸根,往后不知又要遭多少罪……刘炳和想得心惊肉跳,浑身发寒。   下半夜起身烧浆做豆腐,他还是六神不安,放石膏点花竟没个数,把一缸豆浆点坏。他心里在熬猪油,偏偏银松娘还盯住他咕噜不完。他恨不得投河上吊。操他娘,已是乡下人挑粪——前后都是死(屎)。既然被逼到这地步,寻死还不如闯祸,干脆豁出去跟他姓金的拼个鱼死网破!老子要到乡政府去喊冤,要收回我两票加给吴春山!不成,就上县里、省里……   天蒙蒙亮,刘炳和就赶到镇上,等到乡政府秘书办公室一开门,就进去念起了冤枉经。   正念着,高乡长进来了。才三十多岁的年轻乡长站在旁边静静听了一会,拍拍刘炳和肩头招呼他,把他领到另一个办公室。   “你说金小龙不是东西,那你和那么多人又为啥要投票选他?”年轻的乡长没好气地问。   刘炳和先是一阵尴尬,接着低下头嘟哝着说:“是你们乡里内定还要他当,我们能不选?”   “哪个说我们内定的?”高乡长莫名其妙。   “都说是你高乡长……”刘炳和抖胆把那天选举时根保传的“风”摊了出来。   “你们这帮人啊!”高乡长苦笑着摇了摇头,“我那天找他谈那些话,是做他思想工作,叫他做好落选的准备,告诉他乡里会给他安排个适当的工作。你们竟会……”   原来是这样!刘炳和又懊悔不及。看来,乡长是个明镜高悬的父母官,还有巴望。他乘机要求说:“你就下个命令,把他调走吧。”   高乡长为难地说:“不管怎样,他是你们大家投票选上的。乡里怎能不尊重大家的权利!”   “也是为大家好嘛,有什么关碍。”   高乡长在屋里踱了两个来回,大有感慨地说:“唉,你们这班人真是,上头搞考察先定个初步方案,又会说是不让大家做主搞包办代替;放手让你们自己选,又出这么多花样;闹到头来,又要叫乡里做主,真叫人哭笑不得。”  “也是,也是。”刘炳和感到羞惭。然而,他决不放过金小龙:“现在想想,还是领导做主好,这回无论如何要请乡里做主。”   高乡长沉思了一会说:“你先回去。等我们再到你们村里征求征求群众意见,乡领导班子集体商量商量,看有没有妥善的办法。”   刘炳和心宽了许多。他回到家,满怀信心对老婆说:“高乡长是个公正的好领导,会帮我们说话。他肯定会有好办法。”              1979年12月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黄河之水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8338 积分:17894 威望:10 精华:11 注册:2005-9-10 10:50: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3 21:43:13

哎!一个小丑式人物的写照,也反映了农村不少人的行为与思想,特别是在村委选举上普遍存在的一些农民的内心茅盾心理......读后感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香薷菲菲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黑侠 帖子:320 积分:197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1-15 8:30:29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4 10:03:13

精彩!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真实写照!西坡老师79年的作品却让我们再次见证了今天中国农村社会的政治文化生活,说明了我国农村社会落后文化的强大惯性。读后值得我们深思:在中国农村这样的现实条件下,如何实现真正的民主?政治的改革没有文化的先导是不可能有成果的。但文化习俗和观念的改变是何其难!!!


安顿灵魂的,唯有哲学和艺术。 哲学是灵魂的拷问,艺术是灵魂的解放。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三月的叶子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625 积分:3990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06-12-23 18:37:5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28 17:50:32

老师,今天第三次欣赏<最后两票>,我进一步理解了他的内涵,而且我也能看到了文字里的"唾弃",也让我体会到现代社会的<最后两票>更多了,只是还少了那个时代的"傻",更增添了当今的"虚伪".应该说现代社会的<最后两票>先进了,"完美"了.

老师的文章真的是越读越有味.可就是那些"投票的人"总是看不到老师的文章啊!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最后两票(下)








签名